一件代发礼品网:中国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商报告

《中国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商报告(2020)》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所“数字农村发展与电子商务扶贫”系列研究报告之一
团队领导:
汪三贵,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所所长,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作者:
熊雪,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凯,崔,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朱海波,助理研究员。
在各级电子商务扶贫政策的大力推动下,贫困地区电子商务发展环境得到全面改善,农产品电子商务规模逐年扩大。截至2019年上半年,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网上零售额达到1109.9亿元。一些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表现突出。以品多多为例。2019年,全国贫困县在品多多平台上登记的商户年订单总额达到372.6亿元,三州, 三区贫困地区订单总额达到47.97亿元,其中大部分订单为农产品(子)订单。在脱贫难度大、任务重的深度贫困地区,大力推进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对于缓解农产品销售缓慢、促进创新创业、促进产业转型、实现互联互通具有重要意义。
图片来源:该研究小组于2019年10月在新疆叶城县, 喀什,的提木孔乡电子商务服务站拍摄
“三州”等贫困地区相关部门、三区”,相继出台电子商务扶持政策,品多多多等电子商务巨头也开始加大对“三州”三区”,的规划和布局,表明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潜力巨大。要充分发挥农产品电子商务在帮助和发展贫困地区农业中的价值,必须合理开发贫困地区的产品和资源潜力,引入有针对性的支持政策,建设相关基础设施,完善市场主体,提高产业链上游的市场参与度和效益可用性。
随着农产品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深度贫困地区逐渐形成了农产品电子商务的“超短链”模式和需求创造的“带货直播”模式。根据经营主体的不同,农产品流通的“超短链”模式可分为电子商务平台导向的“超短链”模式、新型农民导向的“超短链”模式和物流服务商导向的“超短链”模式。根据平台类型的不同,“直播”模式可分为“娱乐平台直播”模式和“交易平台直播”模式。
虽然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趋势良好,但仍面临一些突出问题,主要表现在:
一是
贫困地区的农产品电子商务主要销售初级农产品,农民很难获得较高的收入。
第二个是
贫困地区不完善的供应链系统导致商品流通成本高。第三是
农产品生产以分散的农户为主,生产组织化程度低,导致产品形态和质量参差不齐,难以满足电子商务消费者对产品质量和规格的更高要求。
第四是
深贫困地区农村金融服务尤其是信贷服务仍然匮乏,电子商务供应链主体融资问题突出。
第五是
极度贫困地区的农产品应对风险的能力较低,脆弱性突出。
图片说明:在多多农场公园举行的怒江州扶贫支农合作社成立大会上,贫困家庭的代表们正在认真听取项目规划。图片由穆功提供
从发展趋势来看,在品多多等新兴平台的推动下,贫困地区在脱贫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正在成为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的“富矿区”。品多多、某音等新的经济平台加快了对贫困地区的渗透,以更简单高效的流通形式和组织形式有效降低了贫困地区电子商务的结构成本。主要表现为:
一是
随着主要电子商务平台在农产品从生产到供应全过程的逆向介入,以满足电子商务需求为特征的特色农产品电子商务价值链将逐步形成。
第二个是
随着农产品电子商务在贫困地区的逐步兴起,农村要素市场被激活,新技术、新品种、新设备逐渐被用于农业产业升级,懂电子商务、爱农业、爱农村的“新农民”逐渐回归并扎根农村,从事农产品电子商务产业,电子商务将成为贫困地区农业产业升级的重要推动力。
第三是
以品多多、某音等“带货直播”为代表的基于内容的农产品电子商务的兴起,将成为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子商务的新趋势,为边远贫困地区农产品的品牌建设、传播和价值提升提供新的渠道。同时,运营成本和组织成本较低的平台更有可能在基于内容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中占据竞争优势。
第四是
随着贫困地区扶贫开发的深入,道路、电力、通讯、物流等基础设施条件将得到极大改善。届时,深度贫困地区的特色农产品资源将显示出巨大的市场潜力,成为农产品电子商务的蓝海市场。
第五是
随着电子商务产业链在贫困地区的逐步兴起,基于产业属性,女性的性别优势将逐渐凸显,电子商务行业对女性劳动力的需求将逐渐增加,这将成为解决贫困地区女性就业问题的重要渠道。
描述:在怒江州多多农业园区扶贫合作社和“桔边种植专业合作社”的成立仪式上,村民们纷纷举手表决合作社的董事和理事。图片由穆功提供
在分析问题和趋势的基础上,本报告对贫困地区发展农产品电子商务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
推动农产品电子商务质量品牌发展,增加附加值。一方面,重点提高初级农产品生产的质量和效率,发展更高标准、更高质量的农产品种植,以更精细的分拣和分级包装技术拓展差异化高端市场。另一方面,延伸产业链,发展农产品深加工,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提升整个产业链附加值。
第二个是
多方共同努力,不断完善农产品电子商务供应链。供应链是农产品上升的关键。深度贫困地区应加快电子商务的垂直分工,加大对网络、道路、仓储、冷链物流等电子商务供应链关键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引导传统农业代理和代理商转型电子商务供应链。同时,加大对供应链支撑体系建设的支持力度,从而提高整个供应链的管理效率和运作效率。
第三是
依靠新型农民和新技术促进农产品生产的组织化和标准化。大力培养扎根当地、懂电子商务、爱农业的电子商务新型农民,发展以新型农民为核心的合作组织,根据电子商务供应链的需求特点,带动分散在贫困地区的小农户进行有组织的生产和技术更新,从而提高农产品生产的标准化,为电子商务供应链提供相同规格、高质量的特色农产品。
第四是
紧跟农产品电子商务消费趋势,构建农业产业发展支撑体系。基于当地农业特色产品的资源禀赋,着眼于迎合电子商务的消费趋势,构建有效的政策和金融支持体系,提高行业应对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的能力,提升电子商务从业人员的发展能力。
第五是
电子商务孵化应该做好,新的农民和专业团队应该得到培训。大型电子商务平台应与地方政府合作,做好电子商务孵化工作,实施电子商务人才工程。要制定政策吸引外部电子商务人才,大力培养扎根农村的本地新型农民,不断拓展和丰富电子商务从业人员。“引进来,走出去”并举,提高电子商务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和能力,促进农产品电子商务的可持续发展。
图片来源:该研究小组于2019年10月在提木孔乡, 叶城县, 喀什, 新疆的石榴合作社被拍照。合作社的工作人员正在搬运石榴果实,这些果实需要称重和包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京东空包 » 一件代发礼品网:中国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商报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