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空包网哪个靠谱: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要说“创业者黄埔军校”的大厂中,拥有10.3万员工的阿里巴巴,绝对稳占前列。

21年来,无数优秀的阿里人从阿里巴巴离开,分布在祖国各地,经营着自己的事业。与其他互联网行业不同,阿里不仅为员工保留公号,还举办离职员工大会,显得十分温情。马云说,“我希望未来中国的500个好公司中,有200个CEO来自于阿里巴巴的人”。

据初橙资本发布过的阿里校友创业黄埔榜中,2016年初阿里校友创立的公司有680家,到了年中这个数字为764,年末为924。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不过,出来创业的多,失败的也不少。创业就是这样,时代给了你前所未有的机会,同时也会给你意想不到的磨难,至于输赢,就像成功学一样,你无法百分百断定,但你就愿意押注到“赢”这个字上。

那么,从阿里走出来的人,如今他们怎么样了?

1、干嘉伟与吕广渝的团购时代

2010年初,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上线,到2011年8月,团购网站数量激增超过5000家。不仅有腾讯、新浪、网易等门户参与,开心网、人人网等社交平台也陆续加入,拉手、美团、窝窝团等抢占市场,开启了互联网史上著名的“千团大战”。美团从千团大战中存活下来,并坐到头把交椅,要感谢一个重量级人物,干嘉伟。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2011年下半年,团购行业问题开始浮现。先有24券资金链出现问题,欠薪门、商家堵门讨钱等问题频出,而后阿里巴巴推出聚划算,团购公司业务受到挤压,相继被灭。拉手网上市失败、糯米被百度收入麾下。整个行业遭遇“至暗时刻”,王兴(美团CEO)也身处其中友商不断从美团地推部门挖人,甚至有人将上海团队集体高薪挖走。

内忧外患之际,投资人建议求教干嘉伟。干嘉伟,人称“阿干”,是阿里67号员工,在阿里的十多年,他从一线业务员做起,一直做到副总裁,线下运营能力极强。当时,他正是阿里逾5000人中供铁军(阿里巴巴“中国供应商项目”销售团队)的领头人。

要知道,千团大战期间挖干嘉伟的公司不在少数,而美团要拉干嘉伟入伙,考验的不仅是干嘉伟,更是王兴的能力和魅力,王兴六次下江南,历时5个月,干嘉伟终于把袖子撸起高喊“all in”,2011年11月,选择加入美团。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干嘉伟

随着干嘉伟的加入,美团地推铁军也开始成型。干嘉伟祭出连招,调整销售团队组织架构,确立销售管理制度,执行“狂拜访、狂上单”的策略。当年年底,美团的市场份额达到30%。

不止如此,干嘉伟带给美团的还有宝贵的方法论:定策略、建资源、拿结果。他将工业企业里的标准作业流程引入美团,让组建的地推团队变得精细化、规范化、流程化。

有趣而是,坊间还有传言说,王兴与干嘉伟6顿饭都是干嘉伟付的钱。这只是个玩笑,不过,王兴一开始就抱定了要拿下干嘉伟的心。用6顿饭吃出了一支训练有素地推铁军,这直接影响了美团在行业的地位,不仅让美团在团购时代扭转落后局势,更为美团开疆拓土奠定了基础,成为美团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整个互联网行业即将迎来另一个时代——线上线下的O2O时代。

干嘉伟在美团,同为在中供铁军走出来的吕广渝则来到了大众点评。

2014年,大众点评的业务全线高速推进。其中,餐厅在线预订业务覆盖的商户数与Opentable在北美地区的合作商户数接近持平;酒店覆盖全球50万家,海外信息覆盖全球200个热门旅游城市,而电影出票量年增30倍,覆盖影院数居全国第一。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在移动端大众点评的迅猛发展以及大众点评的对外开放战略,已经实现了月活1.9亿用户,其不断完善的生态服务已经能够实现最大的用户触达,前不久推出的年味地图也体现出大众点评在用户数据管理应用方面的实力。

多年以来,以丰富的UGC点评意见著称的大众点评,在2014年经过一系列的生态构建,可以称作是广积粮的过程。这一过程,被大众点评CEO张涛视为“二次创业”。

如果说2014年是O2O领域的爆发期,那么2015年将成为O2O领域的分水岭。

2015年3月16日,大众点评高调宣布,引入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吕广渝,担任大众点评首席运营官(COO),主要负责交易平台业务及公司整体销售运营体系的建设。吕广渝的加入,不但增强了大众点评在一线销售方面的能力,更有可能引入阿里巴巴的优质基因。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吕广渝

吕广渝的职业生涯中,最受人瞩目的是阿里巴巴B2B业务的一路经历,他先后出任阿里巴巴市场总监,城市经理,大区经理,并直至升阿里副总裁,是一位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企业领袖。他不仅完整带过中国供应商、诚信通、网络实名等一线业务,更是阿里巴巴从直营到代理的缔造者。

从吕广渝的一路历程可以看出大众点评对其的重视与期待,而这位阿里“悍将”又将为大众点评带来什么?

大众点评作为国内最早拓展吃喝玩乐市场的互联网企业,创业已逾12年,已完整覆盖餐饮、电影、酒店、休闲娱乐、美业、结婚亲子、家装等几乎所有本地生活服务行业,为消费者提供本地商家、消费评价与各种优惠信息,团购、预约预订、外送、电子会员卡等O2O闭环交易服务。已名副其实地成为了“人与服务”的第一平台。

尽管在一二线城市,大众点评已是当然的霸主,但在许多三四线城市,在干嘉伟的策略之下,美团进军得更早,并以烽火燎原之势包围一二线。

大众点评因此而展开企业历史上最快的还击与进攻,不仅先后获得腾讯等多家VC注资,更是在三四线,在业务线上快速发力。

“相比美团网的快,大众点评在生态建设上,在对外开放维度都走得更加务实与扎实;美团网的漏斗效应能否持续是个难题,而大众点评的快速全面发力与地推队伍建设则也是一个难题。吕广渝恰巧能解决这个难题。他的加盟能够给大众点评带来丰富的线上线下的运营、体系建设及团队管理经验,也许正是一剂良药。

2015年,大众点评和美团宣布合并。曾经阿里的两位兄弟也圆满了的为团购市场“烧钱竞赛”的终止提供了可行方案,这两个团购领域的重量级选手选择合体也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

2、程维与冯鹏出行时代

2005 年,程维加入阿里做销售,程维主要销售互联网产品,期间他进行了大量的客户拜访,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扎实的销售能力和经验。2011年,程维已是阿里B2B部门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同年,程维升任刚成立的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那一年,程维29岁。

程维说,“投身互联网行业,是我做的一次重要选择,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决定。”

2011年夏,程维去北京出差,遇上下雨,他在蓟门桥打车,从四点半开始一直到五点都没打到,好不容易碰到一辆空车还因为要交接班而拒载,这让他很苦恼。程维第一次有了创办智能出行的想法之后,并没有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当时智能手机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打车基本靠在路边等,所以大部分人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如此超前的认知。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但程维反复问自己,这个事能不能做?要不要做?思考过后,2012年,程维拿着80万的启动资金,在北京中关村成立了嘀嘀打车。

当时,北京有189家出租公司,近7万辆出租车,10多万名出租车司机。滴滴的目标是两个月内突破1000个司机。结果40天里,没有一家出租车公司肯跟滴滴签约。 每天早上同事都信心满满的出发,晚上又灰心丧气的回来。他们每天都会被问同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交通委员会的红头文件。吃了闭门羹的程维并没有放弃。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到了第40多天的时候,终于有一家出租车愿意跟滴滴合作,一家签约之后再推广他们就跟其他人说:“你看营商都和我们合作了,你要是不和我们合作,人家的司机赚钱多,回头你们的司机就都跑人家那里去了”。接下来,滴滴一个星期内,又签了4家出租公司。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程维

互联网产品有一个定律:最大程度地满足客户的需求,提升其消费体验。作为一个连接平台,一定要有大量的供给作为基础,才能够让客户在有多样选择的过程当中获得良好的消费体验。因此,程维和滴滴坚持选择先推广司机端,说服一个个出租车司机安装滴滴打车APP,而不是做大量的客户拉新工作。 靠着这样日拱一卒的精神,滴滴逐步打开了这个市场。

在最开始的创业时间里,程维手把手地给所有出租车司机递烟、发传单,亲手帮他们的智能手机上安装滴滴应用程序,告诉他们这上面能拉到活。在刺骨的过堂风里,穿着军大衣、戴着手套帽子的地推们,像筛子一样将面前每一辆出租车筛一遍。一天下来,小伙子也会感冒发烧,那时候人少,没有能够代班的人,大家带病上岗。那个寒冷的冬天,在北京西客站,当时的滴滴打车安装了一万个司机端,初步形成了核心用户群。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北京市场打开了之后,程维用闪电战在4个月的时间内攻下了上海市场,滴滴的版图初步形成。

滴滴成立到现在,已经走过了8年的时间。中间经历了许多大的转折,也曾经如履薄冰,但他最终从一众网约平台中厮杀出来,坐上了国内出行领域的头把交椅。

仅仅8年时间,由80万的初创资本,成长为估值数千亿的“独角兽”,程维书写了一个创业神话。

比起程维,易到用车的联合创始人汤鹏可能不是那么顺利,同为阿里走出来的人,他迈出的第一步可能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成功。

起初的汤鹏真的很佛系,只要他能写代码,再喝上一瓶肥宅快乐水,他就觉得很高兴。但当他开始带M10项目时和当时阿里巴巴的CTO吴炯交流中,他发现,吴炯会更关心业务发展和市场,而不是只关注技术本身。这对他的触动很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自己的热爱限制住了,在技术这个垂直领域挖得越深,他就越容易忽略自己在战略和思考方面的短板。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汤鹏

但他并没有想辞职创业。直到2010年,易到创始人周航拿着一份PPT就找到他,邀他一起创业做专车,他终于迈出了那一步。没多久易到用车就问世,汤鹏成为联合创始人兼CTO,那一年汤鹏31岁。

“易到是中国最早做互联网专车的。2010年我们三个小伙伴——我、周航、杨芸一起创建了易到用车。我们是中国最第一个做专车共享经济的,专车市场一直在变化,从最开始的无人问津,如今专车已经成为了大众出行中的重要选项”,汤鹏说。

之前在大平台汤鹏最不缺的就是人和资源,马云说,在淘宝,你插一根扁担都会开出花来。但创业公司一切从零开始,“没有产品框架,没有业务框架,所有都是你一手打拼出来的。”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汤鹏甚至自己去当司机,深度接触用户,“我就在想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应该站到门口?人来了先给人开门还是先说你好?”那时专车市场还是空白,易到通过网络约车解决用车痛点,很快席卷半个中国。当年,一位开迈腾的司机称在易到一个月2万元的净收入是保底。

谁也没想到,两个(程维、汤鹏)从阿里出来的人,会再离开阿里后进行了一场商业战争。

其实刚开始易到与滴滴相安无事,各有各的市场,“小而美”的易到做专车,滴滴做出租车打车软件与快的打得火热。

2014年之前易到依然是明星企业,在此之前入职的员工都觉得易到是国内最接近Uber的公司,甚至还有人说要陪他们去纳斯达克敲钟。

到2014年时一切都变了,Uber进入中国,滴滴也开始做专车。玩家增多本是正常现象,但争夺模式变成了烧钱大战,尤其是在滴滴合并快的过后,Uber曾经的CEO卡拉尼克公开放话要在中国市场烧掉10亿美金,程维回以同样的力度。那时,易到内部也有很多人提出加入补贴大战,显然他们没有接受。2014年上半年,共有六家投资机构找到周航(易到创始人),希望参与新一轮融资。全部接受,周航可以拿到三亿美金。但是周航拒绝了,易到没必要拿股权去换那么多钱,“滴滴、快的在打补贴,很缺钱,但是易到不会参与补贴。”

2015年,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一举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据一位易到内部人士透露,2015年9月,易到每日的订单量已下滑到2万单,同一时段滴滴的订单数字则是日均700万单。

“如果还想见到2016年的太阳,必须找一个有力的靠山”,这是易到的突然醒悟。

随即,易到接受了乐视的控股。

好景不长,2017,乐视与易到陷入罗生门,乐视资金断链贾跃亭出国躲债,易到被抵债于韬蕴资本这个接盘侠。

今日回看2014年,正是网约车市场的分水岭,易到掉队了。

与滴滴的成功相比,易到算失败吗?并不是。以资本的逻辑评判,易到输了,但我们更相信这样的话:只要依旧走在路上,就谈不到成功失败。

3、贺学友的商学院时代

在阿里待过的人大多练就了一身耐打的功夫,我们现在来看,这些人身上都有着一些相似的地方,他们大多来自阿里中供铁军,都是从最基层做起,从阿里离开后,都在创造着另一个神话。

要说起”中供铁军“神话人物,那不得不说起曾和马云打赌跳西湖,阿里销售&销售管理“双冠王”——贺学友。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贺学友

关于他的故事在阿里巴巴一直流传着:曾获阿里巴巴全球全年 17 个所有大奖,11 块销售金牌,6 块销售银牌纪录保持者等等。

如今,他另一个身份是:驿知行铁军商学院创始人。

驿知行铁军商学院面向全球4000万企业和个人用户,通过提供系统化、精细化的销售技能和销售管理体系,助力企业打造高业绩增长的铁军团队,助力于个人在人效和技能上全面提升。

创办商学院两年来,他影响了上百万家企业,上千万用户。来自全球的学员,通过他的实战经验的分享与剖析,打通了自己的销售之路;上百万家企业,在他的指引下,打造了属于自己的销售铁军团队。

贺学友说,“我的人生下半场已经开始了,我要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何为有意义?我有一个标准就是是否能帮助别人,别人通过我传播的知识、传递的精神能否走出困境,逃出泥潭,充满积极阳光的心态”。

“现在看来,我做到了。我的学员从全球各地给我发来战报,各企业业绩增长达到了200%。我很欣慰,更坚定我的选择是对的。我一定要将驿知行的品牌价值传递下去,让天下没有难做的销售“。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学员反馈

这位销售战神,在用另一种方式将销售事业继续下去。

将销售做到极致,也是他毕生的目标。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图|线下训练营

未来你将会成为一个有血性、有耐性、有赌性的铁军销售;

未来你的团队将成为一只”听从指挥,能打胜仗“的销售铁军团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京东空包 » 淘宝空包网哪个靠谱:阿里出来的人,创业就那么容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