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包网是什么:直男战斗,分外烧钱:滴滴VS美团

早在2011年初,因为生意上的交集,两个年轻人成了朋友,他们是程维和王兴

程维,是一位白手起家的80后企业家,在互联网领域有着纯粹的销售背景,八年过去了,滴滴逐渐成为一个帝国。

70岁的王兴,是一位连续不断的企业家,他没有完成博士学业,也没有工作一天,就匆忙回到中国出海,已经过去了10年,而美团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当时,程维28岁,王兴32岁。他们不像今天这样傲慢,但他们也不是小角色。

美团com是一年多前推出的,当时它的市场份额不在前三名之列。此时,美团已经从王江天使轮和红杉资本轮获得了1200万美元。

然而,随着业务的扩大,迫切需要落实B轮资本。

所以我找到了阿里,最终从阿里和红杉资本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仍在支付宝,工作的滴滴, —— 程维,的未来负责人是由阿里派来与美团联系的

从阿里,获得5000万美元后,美团分别于2014年5月和2015年1月筹集了10亿元人民币。阿里仍然是一个投资者。

不到一年后,阿里完全撤出了美团。此后,与大众点评,合并的《美团评论》在2016年初获得了33亿美元的融资。融资后,新公司的估值超过180亿美元。

这时,美团,这个团购领域的后起之秀,已经完全发展成了独角兽。

还有程维?

2012年北京第一个下雪的晚上,滴滴在社交网络上刷了一下屏幕,第一次有超过1000人在一天内打电话叫车。

在那之后,他与中国的“摇”、“快”、“大黄蜂”和“优步”展开了肉搏战

2015年7月,与阿里和腾讯的投资者完成了30亿美元的融资。2016年1月,滴滴宣布了2015年的订单数量,霸气侧漏的宣布超过了优步成立6年以来累计10亿的订单数量,滴滴则突破了14亿的订单。

2016年5月,滴滴从苹果公司获得10亿美元,这也是滴滴迄今获得的最大单笔投资。

当时,他们还有与同龄的。他是年轻的土耳其人在互联网领域的杰出代表,被称为TMD。

02

六年的友谊转瞬即逝,但程维是独一无二的,王兴大道如水。

直到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程维和王兴才一起吃饭。分手后,程维看到了一条新闻:美团推出了在线汽车业务,第一站是南京

美团和滴滴,一个是当地生活的霸主,另一个是旅游业的巨头。两家公司没有交集,开始试探性地进入对方的腹地。

程维认为这是宣战,他立即关闭了滴滴APP上的美团界面。王兴在空中喊道:“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竞争是未来的新常态。”几个月后,程维接受了独家采访。他用弹弓轰出五个字:“要打就打。”背叛朋友通常比压迫敌人更令人难忘。

在这里,盛宴并不经常发生,盛大的盛宴也很难到来。在激烈的战争中,中国互联网产业新秩序逐渐形成。

03

截至2017年12月底,经过10个月的酝酿和尝试,美团出租车业务已经“迈出了走向世界的第一步”,从南京开始在7个城市进行第一轮扩张:北京, 上海, 成都, 杭州, 福州, 温州和厦门王兴正式宣布成立美团Travel Division,并花费了下一轮40亿美元融资的大部分来发展这项新业务。

到2018年1月初,据说美团已经在北京收集了20万“开站”用户

程维针锋相对:在滴滴,研究和酝酿已久的滴滴,外卖项目正式推出。

2018年4月9日,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随后在中国约10个城市上线,并与美团展开了一场名副其实的补贴战

极高的补贴催生了用户、商家和骑手的薅羊毛狂欢节。订单像雪花一样飞来,导致许多餐馆爆炸,被迫暂停营业;骑手的每份订单收入飙升了四五倍。受到高级专员公署的吸引,来自苏州和其他邻近城市的骑手蜂拥至无锡,许多来自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跳至滴滴

程维烧钱从不手软。他过去在汽车战中每周消耗1500万美元,而滴滴外卖公司在无锡,每天补贴数百万美元,这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王兴,最初是一个团购者,也是烧钱的高手。两者之间的对抗使得无锡的外卖之战显得格外神奇。

与此同时,在上海和南京,也上演了网络汽车补贴战,但攻击者的角色却换成了美团

美团和滴滴在疾驰中尝试、碰撞、压制和反压制。

事实上,美团和滴滴看似精力充沛,却被羊毛派对搞得秃顶。

在2017年亏损25亿元之后,滴滴在2018年又遭受了109亿元的巨额亏损,累计亏损高达390亿元。2019年情人节的第二天,滴滴宣布“过冬”,并计划裁员2000人左右,取消非主营业务。滴滴的外卖在名单上。2月22日,滴滴关闭了国内外销售业务。

美团的出租车也是如此。在上海,美团的出租车不到三个月就上网并停止补贴。2018年下半年,美团出租车逐步从自营平台转变为整合出租车软件的订单配送平台。

在这里战斗,没有赢家。

这一次,它也证明了一点,虽然一个巨人可以在一个行业做得很好,但当他们进入另一个行业时,他们可能不能做到最好。

在许多行业做大并不是最好的,但在一个行业做大做强是不可战胜的。

04

我认为,在滴滴和美团分别尝试外卖和旅游业务失败后,不应该有交集。然而,2020年3月16日,滴滴正式宣布,从现在起,公司将跑遍郑州,上海,深圳和重庆等21个城市。这是继滴滴试水和外卖业务之后,公司第二次拓展本地生活服务领域

在过去的2019年,美团成功收购了摩拜自行车。尽管滴滴未能收购黄晓自行车,但它最终成功推出了自己的青桔自行车。

最近,程维投下了一颗核弹:青桔筹集了10亿美元的自行车融资。自从奥福在摩拜,垮台后,美团,青桔,和哈罗的市场结构终于被打破了,他们共用的自行车虽然有点沉闷但很安全,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烟味。

10亿美元的概念是什么?即使摩拜和ofo烧钱,也没有哪一轮融资接近这个数字。摩拜获得的最大融资是6亿美元;Ofo的8.66亿美元融资金额似乎很高,但它将汽车抵押给了阿里

在青桔收到的10亿美元投资中,有8.5亿美元是由滴滴本人投资的。

曾经的敌人,我没想到会成为分享自行车的直接竞争对手。

只是,这次会怎么结束呢?

程维和王兴的不同之处绝不在于他们的个人意愿,而是美团和滴滴的发展道路和商业逻辑

中国的企业家扩大了他们的范围,不是因为他们的侵略性,而是为了增加他们的安全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京东空包 » 空包网是什么:直男战斗,分外烧钱:滴滴VS美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