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包网只要寄快递就可以么:梁建章–中国人出游的互联网故事

作为一家带着互联网基因进入市场并在中国,获得第一笔利润的电子商务公司,携程讲述了中国,传统产业爆炸性增长的故事,其国际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1998年,互联网在中国,悄然兴起,我觉得从事职业的机会已经成熟。当时,互联网很热,风险资本很丰富,这是一个创业的好机会。所以,我大胆地离开了我工作的甲骨文中国公司,决定自己创业。为什么瞄准旅游业,选择做一个旅游网站?我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国内旅游市场的预期,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直觉。

当我在美国,学习和生活的时候,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开车去旅行。我拿了一张地图,自己开车,订了一家旅馆,并寻找旅行路线。当时,美国的在线旅行社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所以这次自驾游非常方便。然而,在当时的中国,旅游业的发展相当缓慢和落后。当人们出去玩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是跟大家一起去的,“上车睡觉,停下来撒尿,下车拍照”,这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游客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根本没有“自由旅行”的概念。除了旅游景点有限之外,预订酒店和购买机票都非常不方便。过去,酒店只能由朋友或公司商定的价格来决定。如果没有门口,他们只能去景点找地方住。在旅游旺季,很多游客会到达景点,但是他们没有地方住,他们四处跑着找房子,大部分的旅行时间都在找房子。

我的一个同事谈到了一件事。有一年,她和她的朋友去千岛湖玩,当他们遇到旅游高峰时,全镇都没有地方了。他们乘出租车在镇上跑了一圈。当他们看到一家客栈时,他们跳下来问道。他们真的哭了,最后他们找到了一个房间。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在那个房间里过夜。可以想象这次经历有多糟糕。

可以看出,当时传统旅行社提供的服务并不到位,难以满足游客的需求。如果有缺点,就意味着旅游业的想象力和增长空间会更大。从宏观经济角度看,虽然当时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足1000美元,但有数据显示,1990年至1997年,中国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高达9.9%,远远高于改革开放初期的水平。1998年,中国旅游规模达到2391亿元,旅游成为普通人的第二大支出,甚至高于汽车行业。根据这一发展趋势,随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中国旅游业必将成为朝阳式的支柱产业。

此外,回到1999年携程成立的那一刻,有两个背景值得关注。首先,为了刺激内需、促进就业,1999年中国正式确立了“五一”和“十一”黄金周,直接将旅游业推向了一个大爆炸时期,旅游业正式成为中国国民经济中增长最快、最具活力、整体运行质量较好的新兴产业;其次,网上订票在当时的中国刚刚兴起,网上旅游业不需要物流和配送,这肯定会成为中国最早的电子商务有了创造力,建立团队成为创业的关键。我从几个朋友开始,熟悉我的沈南鹏和季琦,成为携程最初的创始人,当时我是甲骨文中国的咨询总监,有着深厚的技术背景;沈南鹏是耶鲁,工商管理硕士,具有多年的投资经验和相当的融资能力和宏观决策能力;季琦有丰富的创业经验,擅长管理和销售。后来,我找到了时任上海旅行社总经理的范敏,并邀请他加入我们。和我们最初的三个人一起,我在携程,组建了最早的管理团队,后来被称为“携程”.四先生”。携程成立的时候,恰逢互联网的高潮,所以我们很快就从IDG、软银,晨兴等风险投资家那里筹集了500多万美元。

但是在我的想象中,携程不是一个纯粹的网站。如今,人们可能很难想象当时旅游业的各种配套设施有多么落后,比如航空旅行。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买机票还需要一封介绍信。后来,它发展到可以直接在售票柜台购买机票,但仍然没有全国性的购票网络。为了买机票,我不得不给售票员一支烟。这种奇怪的经历在当时很正常。携程很早就开始了机票分销业务,当时与各大航空公司也有着良好的联系网络和相对较好的呼叫中心,但规模始终相对较小。

面对这个市场,我们于2000年11月收购了当时中国最大的电话预订呼叫中心——北京现代运通预订中心。随后,2002年3月,携程收购了当时北京最大的个人票务公司北京滨海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该团队的模式是利用呼叫中心为客户订票并提供送票服务,这与携程相当一致。收购coast后,我们对coast公司原有的管理系统进行了改革,将票据业务放到了互联网上。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在中国建立第一个国家预订平台,包括网络和电话呼叫中心。

经过整个团队的努力,一年后,携程的机票预订量大幅增加。为了适应日益增长的机票预订业务,技术部重新设计开发了一套机票预订平台。这项技术是携程,开发的“异地购票”功能,是行业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变化。这一创新在业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开辟了机票预订的新天地,给当时的机票预订带来了巨大的增值。

上述呼叫中心也是携程成立时的一个特色。在携程,的早期,几乎有一半的员工冲到公司去接电话,与顾客沟通,在酒店下订单,所有这些都是通过电话完成的。有些人可能想知道为什么网站必须建立一个电话呼叫中心。这是因为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同。在当时的中国,人们仍然习惯于通过电话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事实也证明,携程70%的业务来自传统的呼叫中心。2003年11月,我们开始了携程上市的全球路演。在不到两周的路演中,我们走遍了中国,香港,新加坡,伦敦,波士顿,纽约和芝加哥。在旧金山等地,在最繁忙的一天,我们连续与投资者举行了近10场会议。在这些会议中,我们不断向投资者讲述呼叫中心的故事,我们必须向他们解释中国在线预订和电话预订之间的逻辑关系。这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故事。正是凭借新兴产业的技术和管理优势,传统产业得以整合。2002年,携程的营业额达到了1亿元,净利润使得平均净利润只有1% ~ 2%的传统旅游业难以匹敌,这与很多人印象中互联网公司烧钱的模式不同。2003年12月9日,携程正式登上纳斯达克的舞台。事实上,2000年,中国正经历着源自美国的第一次互联网寒潮。在这一背景下,成是2001年至2003年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中国公司,首日涨幅也是这三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中全球最高的。

今天,携程已经走过了19年。与1999年的中国旅游环境相比,中国旅游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2018年1月至7月,携程平台上西成高铁旅游产品的预订量同比翻了一番。我们注意到,除了传统产品“高铁酒店”之外,许多游客还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比如租车和游览景点。因此,携程最近推出了“高铁旅游”频道,这是一个全面的高铁旅游平台。它不仅有清晰的高速铁路地图和公里数,还为高铁游客带来优惠的酒店价格和其他套餐产品。事实上,到2017年底,中国高铁总里程已达2.5万公里,居世界第一。随着高铁网络的完善,高铁成成为越来越多游客的首选出行方式。高铁沿线的许多中小型旅游目的地已被纳入旅游线路,给当地旅游业带来爆炸性增长。

我记得当成立一家公司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建立一个专业的大型上市公司。现在,我们的目标仍然很明确:建立一家世界级的旅游服务公司。几年后,中国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旅游市场,并且完全有可能培育出拥有数万亿笔交易的世界500强企业。

采访笔记

梁建章现在在公众的视野中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人口统计学家,而不是作为携程梁建章的创始人,他在童年时就被公认为计算机天才。13岁时,他在第一届全国计算机程序设计竞赛中获得了开发计算机诗歌写作程序的金牌,然后他在美国学习计算机科学。然而,他没有表现出许多互联网公司创始人的技术怪胎气质,而是表现出作为一名企业家在复杂情况下做出决策的理性,以及作为一名学者对宏观世界的情感投入。

很容易看出他目前的兴趣倾向。甚至在9月17日携程新产品“高铁之旅”的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很少绝对肯定地评价该公司产品的市场前景。就像大多数企业家在产品会议上做的那样,他讲述了更多关于中国高铁的发展和世界高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背景。梁建章曾在携程进进出出,他第一次带领携程在短短4年内上市;第二次是在2013年后回到携程,带领公司在新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中脱颖而出,继续牢牢保持在线旅游服务行业的领先地位。人们很容易忽视梁建章本人的复杂性和传奇色彩。在他创办的中国, 携程,互联网企业中,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正值中国第一次互联网浪潮的高峰期。当时,人们很容易想到几年前移动互联网浪潮再次席卷中国的情形。携程的特别之处在于,在互联网在中国普及并进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之前,它成为了中国最早盈利的电子商务公司。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中国的故事,而不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互联网故事。携程曾被称为“发卡上市公司”。原因是,2001年,携程,从一个纯粹的旅游信息网站起步,开始真正将酒店预订渗透到旅游业中。今年,携程开始敲开办公楼的门,发放预订卡。这种方式似乎和改革开放以来所有在基层发展的私营企业一样粗鲁、直截了当、脚踏实地,但它也是有效的。根据携程,老员工在发卡前的记忆,一个月内通过携程完成的酒店预订数量分别为300和500,发卡后立即翻了一番。这种模式后来诞生的场景是,携程发卡大军出现在全国的交通枢纽,携程的酒店预订数量也从1000个激增至10万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增长背后是中国长期旅游需求的释放和爆发

此外,很少有人注意到,十多年前,携程在江苏省, 南通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两栋12层、面积8万平方米的建筑,打造了包括12万个人工座椅在内的全球最大的旅游服务中心。这个服务中心来自于梁建章,的神奇呼叫中心,也就是说,携程,是一家植根于传统旅游业的科技公司,经历了巨大的变革,仍然有庞大的人力系统支撑。直到现在,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这种人力支持模式仍然是美团、饿了么等中国互联网巨头崛起的决定性因素

2018年,在纪念携程公司成立18周年的纪录片《成行》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在上海,长宁区孔令SOHO,一个高速铁路综合体的入口处挂着屏幕,订单出现在中国乃至全世界。这里被抽象成五颜六色的光点,伴随着每一秒钟的节奏,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上的房间顺序,一个接一个;机票订单有流星般的轨迹,纵横交错。在大屏幕后面,有200万条航线连接着世界上5000多个城市,还有一个巨大的系统覆盖着世界上400多万个房间。在该系统中,预订机票的速度仅为7秒,每秒钟提供10,000条房价变化信息。大楼里还有50台打印机,每天早上8: 00到下午3: 00打印机票发票。仅在江浙沪的机票发票就将装满25个28英寸的手提箱,然后变成7万份快递。在签证中心,每天都有成箱的护照被源源不断地送到各个国家的大使馆和领事馆,每年有数百万人从这里出国。这个像科幻电影一样华丽的场景展示了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人口流动的巨大繁荣。多亏了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截至2017年底,携程已成为全球第二家每月拥有活跃用户的在线旅行社,并宣称在三年内成为全球第一家。即便如此,也很难说携程是一家国际公司,因为即使它涉及国外业务,它的客户仍主要是中国人,这与中国的许多互联网巨头是一致的,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正如梁建章所说,携程的前半部分讲述了中国,的故事,而国际化的后半部分才刚刚开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京东空包 » 空包网只要寄快递就可以么:梁建章–中国人出游的互联网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